她竟只重视多个带着拖油瓶的巾帼_都市言情_好工学网

苏澄从没尴尬到这种无措的地步,她的声音更低了,“对不起……”

第一百六十五章 彼此的眼中带着幸福的笑(5)

张生看看安铁,皱了一下眉头,说:“大哥,是我提出咱们去的,你上次提到过,这个女人挺不好对付,我分析要是让她来咱们这,她的戒备心就更强,所以还不如咱们去她那。”
安铁看着张生,笑着点点头,说:“行啊,懂心理战术,挺好!”
张生露出一边脸上的小酒窝,说:“对付女人嘛,就要讲究点,嘿嘿。”
安铁想了想,说:“嗯,那下午你跟我一起去吧。”
张生道:“行,那我出去再看看天容的资料,分析一下这个彭寡妇,呵呵。”说完,张生斗志昂扬地离开安铁的办公室。
安铁看一眼张生离去的背影,张生这段日子对他手头的事情越来越上心了这让安铁心里踏实不少,打从眼看到张生,就感觉这个他的头脑不是一般的灵活,以前这小子总把心思放在女人身上,现在能一心一意做点事情,对他来说是很好的一个转变。
路中华做事向来雷厉风行,没一会,他就带着小黑和吴军风风火火地赶了过来,一到了安铁办公室往安铁办公桌对面一坐,朗声道:“大哥,等半天了吧?”
安铁看一眼小黑和吴军还站在路中华身后,站起身,道:“没有,走,咱们还是坐沙发那边说吧。”
安铁带着路中华三个到会客区的沙发上坐下,张生就和一个端着茶水的文员走了进来,几个人点头打了一下招呼之后,安铁对张生道:“张生,你也在这呆着吧,咱们一起商量一下,下午跟彭玉交涉的事情。”
等张生在安铁身边坐下后,安铁看看路中华,道:“小路,上次你跟彭玉是怎么谈的?”
路中华顿了一下,说:“上次我看她那副盛气凌人的样,跟她开口每人五十万,她没答应,估计还气得够呛,可那个女人修养不错,没发火。”
安铁听完,笑笑说:“五十万,你可够黑的,现在事故认定还没出来呐!小路,现在事情不能一直这么僵,你告诉我你这边的底线是多少,咱们心里有个谱好跟她谈。”
路中华皱着眉头看一眼吴军,问道:“小军,你说多少合适?”
吴军看一眼路中华,道:“现在不好说,因为相关部门的最后认定结果还没出来,现在她就是给也就是个先期的安抚费,依我看,先跟她要五万就差不多了,等认定结果出来再说,少了就要她补上,咱们一直因为安哥的公司跟他们有牵扯,把事情一直压着,现在别出事的项目还都还停着工呢,就他们这里没什么大影响,但事情也必须尽快有个结果了,否则咱们也压不住。”
路中华听吴军说完情况,对安铁说:“大哥,你怎么看?”
安铁沉吟道:“能多争取就多争取,其实主要问题就是讨价还价,还别伤了和气,彭玉那个女人肯定不简单,跟她讨价还价咱们得软硬兼施。一会咱们过去,你别顾着我这头,赔偿数目一定要坚持,我这边折中,这样估计她就没的说了。”
路中华笑道:“行!这没问题,不过那个女人上次看咱俩在一起,不会想到咱们商量好的吧?”
安铁道:“无所谓,看得出她也急需把事情解决。”
安铁与路中华等人在办公室商量好之后,下午准时赴了约。
到达天容公司,看到天容公司比起上次来有了不小变化,公司上上下下一派忙碌,就连前台小姐也精神了不少,可以看得出,彭玉做事情还是有一套,否则也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使一个大型房地产公司由一派惊慌,变成今天这样井然有序。
张生走上前去跟前台说了一下情况,前台小姐便微笑着把众人迎了进去。
这次,彭玉是在会议室接待的安铁和路中华,安铁等被前台小姐引进会议室之后,没多一会,彭玉身穿着米白色套装款款而来,一头及腰的乌黑长发散在脑后,不像前几日那么樵悴,全身上下散发出一股逼人的气势,但却不失女性的那种柔媚。
彭玉公司的会议室很现代化,与外面的装修风格基本一致,简约而不失大气,彭玉坐到顶端的老板椅上,偏瘦的身子被宽大的老板椅显得更加瘦小,她的助手是一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刚一落座,就把笔记本放到桌上,谈判架势十足。
彭玉今天化了一点淡妆,细长的丹凤眼扫过安铁等人,然后面带微笑地说:“欢迎安总和路先生大驾光临,唉,我这段时间也是太忙,否则我早就想请二位吃饭了。”
彭玉说话间只是带着浅浅的笑意,可那双丹凤眼射出来的目光却是冷冷的,与她套装襟前带的那只紫色石榴型胸针反射出来的光泽交相辉映,如果说彭坤是一只白脸狐狸,那他这个妹妹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安铁对彭玉温和地笑了一下,说:“彭总客气了,要是下次请吃饭,理应是我请。”
彭玉对看着安铁,笑道:“安总这么说话就见外了,按我哥那一层的关系我还得称你一声安大哥才是,嗯,那些客套话咱们就别说了,我先说一下我的意思。关于工地上的那件事其实早就应该解决,可这段时间我忙着接手公司的内部事情,再加上……”,说到这里,彭玉看看路中华,点头笑了一下,接着说:“再加上路先生这边给我的压力确实挺大,你们也知道,如果事件详细调查起来,天容虽有责任,却也不是主要责任的承担者,况且这件事属于意外事故,需要相关部门的调查结果,可为了项目的销售,和阻止事态发展,我还是希望能尽快与路先生达成协议,尽快解决此事。”
安铁点点头,说:“是这样,特别是其他的地产公司的工地上也出了一些类似的事故,这种事情要是调查起来,就不是一天两天了,咱们的项目等不起。”
彭玉皱了一下眉头,缓缓地说:“是啊,可,路先生说的赔偿数额太大了,今天既然咱们都聚在了一起,路先生就说一下你的意思吧,你看,安总和你也是朋友,这件事还是尽快解决好。”
路中华听彭玉这么一说,开口道:“我今天来当然是带着诚意,彭总也知道,你的那个项目的工地上能正常开工,还是因为我大哥的那层关系,我路中华是什么人,相信彭总也调查过,所谓在其位谋其政,很多事情也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
安铁听着路中华的话,心里对路中华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这个年轻人,言语间把自己的立场说得很清楚,软的硬的都有了,不由得心里暗赞一下。
果然,彭玉的脸色微微有些一些变化,看路中华的眼神也更复杂了,沉吟了一会,然后淡淡地说:“嗯,路先生的诚意我看得出,这样吧,我和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商定的结果是,每个民工家属我们出六万,作为先期的安抚费,等相关部门的认定结果出来,我们再说,路先生觉得如何?”
路中华面无表情地看一眼彭玉,道:“彭总的诚意看来不够。”
彭玉的眸光一转,看看路中华,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定,道:“那路先生也带着诚意说个数。”
路中华淡淡地说:“十五万!”
彭玉一听这个数,轻轻咬了一下嘴唇,眼睛看向安铁,然后用细长的手指敲打着桌面,一时间,整个会议室陷入陷入一片死寂当中。
安铁观察了一下彭玉的神色,顿了一下,开口对路中华道:“小路,我看得出彭总也很为难,反正咱们图的是事情尽快解决,大家各让一步,怎么样?”
彭玉听安铁开口说话了,脸上的表情缓和了很多,也道:“是啊,路先生,你也知道,我丈夫前刚过世没多久,我就碰上了这么一档子事,希望你能理解一下我的难处,再说,我们之间还有安大哥这么一层关系,你看……”说完,冷漠而无辜地看着路中华,那模样十足一个刚死了丈夫的悲痛的俏寡妇,与刚才那女强人的架势判若两人。
路中华也知道说到这一步已经差不多,看一眼安铁,道:“彭总节哀,那好吧,就十万吧,这是我的底线。”
彭玉犹豫了一下,与旁边的助手低语几句,然后扫了一眼安铁和路中华,道:“好吧,路先生明天派人过来拿支票,不过,我想麻烦路先生一件事。”
安铁在一旁看着彭玉,心想,这个彭玉果然不是吃亏的主,安铁沉下心,很好奇彭玉会提出什么样的条件。
“哦?彭总说吧,我听听。”路中华说道。
彭玉转了一下眼睛,想了想,说:“其实这是对于路先生来说很简单,我想请路先生对‘闻啼鸟花园公社’的施工方以及工人们多帮忙盯着点,你知道,那些建筑公司的包工头拖欠工人工资的现象一直都有,那些工人会再出什么乱子,影响工程的验收。工程进度不能耽误,如果不是工期紧,建筑商给我捅这么大娄子,我早就换建筑商了。”
安铁暗道,这个彭玉脑袋转得还挺快,答应赔偿的事情还加了一个附加条件,工人因为拖欠工资产生的怠工现象对于开发商来说是一个很头疼的问题,现在她利用路中华的影响力来解决此事,的确是一个好办法。
路中华想了想,道:“这个,我没法跟你保证,建筑商一直在拖欠工人工资,我会找他们,我会尽力。你看这样行不行?”
彭玉笑道:“有路先生这句话我还怎么好说什么呢,本来这也是我请路先生帮忙的事情,行!事情就这么定了,感谢安大哥和路先生能一起帮我解决这件事。”
路中华与安铁对视一眼,安铁从路中华的眼里看到一丝笑意,总体来说,今天的交涉还是令人满意的,安铁看着路中华和彭玉,心里突然升起一阵感慨。
路中华才23岁,而彭玉看起来也就比路中华大个一两岁的样子,这两个年轻人的处理问题方式可谓各有千秋,滴水不漏,安铁记得自己像他们这个年纪的时候,还是一傻逼愤青,想起来现在的年轻人还真不是一般的厉害。
就在安铁和路中华准备站起身离开的时候,彭玉突然对安铁说道:“安大哥,你能到我的办公室来一下吗?”说完,看一眼路中华等人,补充道:“不会太长时间,几分钟而已。”
“水中的山”手打

“说对不起有用吗?”秦励铮的态度,冷了几分,整间会议室的温度都降了几度似的,冷得人瑟瑟发抖。

图片 1

她竟只重视多个带着拖油瓶的巾帼_都市言情_好工学网。“如果你连一个基本的职场要求都不清楚,那你根本就不适合!”话落,他起身,连看都不看她一眼,转身便出了会议室。身后几名助理及秘书,匆匆收拾东西,立即跟了上去。

安雅看着自己面前的滋补药膳,又看了看齐琪和纪正扬,开口说道,“齐琪,你要是再不说的话,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肖程也站了起来,看了苏澄一眼,也不紧不慢的出去了。

“哎呀,安雅,你不要逼我嘛,这些东西对你没有什么坏处,还会对你和宝宝都有好处,你就多吃一点吧。”齐琪面露难色。

直到秦励铮离开,会议室内都还没有从刚才的高压气氛中缓过神。

“是不是顾承东?”安雅看着她,直截了当的问道。

苏澄眼圈红红的,上班第一天就惹到了大总裁,她也算第一人了吧。

“哎呀,你都知道了,干嘛还逼问我?他也是为了你好啊。”齐琪彻底没了底气,她早就该知道,安雅那么聪明怎么可能瞒得住?

言经理腾地站起身,吼了一声:“散会!”

“那么你呢?”安雅转过脸,看着纪正扬。

所有人这才动作起来,陆陆续续的离开了,小顶同情的看一眼苏澄,这会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了,叹了口气也出去了。

“我怎么可能受他指使,只不过,针对的是你,我没办法回绝。”纪正扬扬了扬眉毛,既然安雅已经猜到,他也没必要隐瞒了。

言经理这时走过来,瞪着她:“这种低级的错误也能犯吗?你知不知道,你把我们拓展部的脸都给丢光了!”别看言经理平时像个笑面佛,发起火来居然也不含糊。

“顾承东,你很好!”安雅站起身,直接走出餐厅,齐琪和纪正扬慌了神,立刻追了出去。

苏澄的脑袋都快要埋进胸口了,不用经理骂她,她都已经后悔得要死了!

她快步走着,想要拦一辆车子,可是没走几步,就发觉有个人影很熟悉,那是谁,“卫昊?你怎么在这里?”安雅认出了一直跟在身后的卫昊,“你也是顾承东派来的是不是?”

后,言经理说:“你去人事办离职手续吧。”

“太太……”卫昊走上前,恭敬的鞠躬。

苏澄一惊,想都不想就扯住他,“经理,不要!我很需要这份工作!”

“你的车呢?带我去见顾承东!”安雅说道,语气不容置疑。

“你惹到了大总裁,他都开了尊口了,我哪里还敢再留你啊?”

卫昊只得将车子开过来,安雅上了车,车子一路开向公司。

“经理!你帮我求求情好不好?”苏澄都快哭了,想到她家的小宝贝,她就觉得自己是个好失败的妈妈。

齐琪和纪正扬看着她上了车,两人也没再跟上去,安雅现在的样子跟之前很不一样,生气中带了些嗔怒,又有一些别的什么意味,大概就是夫妻之间才有的那种小情绪吧……

言经理看她一眼,后叹息一声,说:“如果你能在今天之前让大总裁改变主意,那就继续留下来工作吧。”

安雅是第一次来顾氏,顾氏企业名扬在外,少不了顾承东的成就。她下了车,略停了一下,示意卫昊带路,顾氏大厦建造的别具风格,耀眼的玻璃门,让她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走。

苏澄表情一僵,想到秦励铮,她就下意识的摇头。

卫昊上前走在安雅的左侧,下意识的保护着,太太很明显是带着气来的,再有什么闪失,他可是担当不起的。

她怎么可能劝动那样的男人呢?

卫昊在进入大厦的时候挂上了名牌,公司内部保安看见安雅,拦住她,跟她要名牌,卫昊连忙上前解释,保安上下看了看安雅,终于放行,安雅礼貌的冲他点了点头,走了进去。

可是……可是如果不让他收回成命,自己就真的要失去这份工作了。

卫昊带着她进入电梯,电梯门锃亮如镜子,他小心的看了看站在前方的安雅,太太的脸看着平静,但是有几分阴沉。不过,这些日子,老板的脸色也没好到哪里去,老板号称自己从来不会因为女人的事情影响工作的情绪,公私分明,永远井水不犯河水……这几天他按时汇报,老板虽然问的简单,但是却透着关心,看来太太是特殊的例外。卫昊忽然忍不住想笑,但是还是忍住了……

一咬牙,她说:“好!我去找他!”

电梯到了36层,卫昊请安雅先出了电梯,他想着应该怎么给老板发个信息,可是又怕这个时间,老板在开会议。

29层,总裁办公室。

果然,顾承东和顾启北都在会议室开高层会议,他的办公室在会议室的内里,想要进入办公室,就得进过会议室。

秦励铮坐在办公桌前,正在批阅文件。肖程坐他对面,不禁啧啧有声道:“还真是绝情啊,就因为一个电话,就要把人家给辞了!”

会议室的玻璃和门都是半透明的,安雅被卫昊指引着,走向办公室的方向,还隔着老远的距离,她就听见了顾承东的声音,声音不是很大,但是很有力,语气和强调也是他特有的,安雅不由的放慢了脚步,心跳也跟着加速起来。

秦励铮抬眸,一张过分好看的脸,覆着一层冷漠,“昨天是你主管面试?”

顾承东穿着浅灰色的衬衫站在上面发言,那气度就像是在指挥千军万马,顾氏的整间大厦铺满了地毯,走上去没有声音,可是他却像听见了什么,亦或者说,有心灵感应一般,不经意的抬头向门口处看去。他看见安雅正走过他的会议室门前,就是那么一抹淡紫色的身影,让他一下子停住了……

肖程耸耸肩,不置可否。

她穿了浅紫色的外套,深灰色的连衣裙,黑色的平底短靴,微卷的头发,看见他的时候,她的眼睛里也闪过一丝不一样的光芒。

“这就是你招进来的水准?”秦励铮冷哼一声,又低下头,不再理他。

所有人都奇怪的看着顾承东,不明白老板为什么会突然停下,顾启北觉得不对劲儿,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大嫂居然就在门口!

肖程笑了,“我亲爱的大哥,人家小姑娘那么诚心,又有激情,我没道理拒绝啊!而且,”他摸着下巴说:“我看得出,她很需要这分工作。”

他立刻走出去,带着大嫂去了办公室,然后示意卫昊去倒一杯热牛奶,大嫂突然出现,这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秦励铮却冷冷开口:“J。L。可不是慈善机构。”

“大嫂,你先坐一会儿,大哥开完会就过来。”顾启北看着大嫂的样子,觉得她越来越不一样,更有妈妈的韵味。

肖程漂亮的桃花眸眯了起,对这个大哥一副凡事都掌控其中的样子,怎么也看不惯,自从接管公司以来,他都快要变成工作机器了!

“嗯……”安雅扫了一下顾承东的办公室,办公室的装修不奢华,都是极简单的设计,不累赘,很像他的风格。热牛奶端了过来,安雅握在手里,没有胃口,只是那温热的温度熨贴着手掌很舒服。

肖程不喜欢他现在的样子。

她握着牛奶看着巨大的玻璃窗,确切的说那是一片巨大的玻璃墙,再往前一走,好似人就腾空起来一般,她忽然觉得头晕目眩,心跳加速,连忙扶住手边的座椅靠背。然后慢慢的后退两步,这样站在云端的感觉,原来就是顾承东喜欢的感觉吧……

眸光变了变,一笑,起身走到酒柜前,倒了两杯酒。

顾启北在办公室门口稍站了一会儿,就见大哥已经从会议室出来,他看着大哥那副急匆匆的样子,不由的笑起来……

一颗白色药丸,落入其中一杯,迅速融入腥红色的液体中……

工作时间,总裁办可不是谁都能随便进入的,苏澄死活也见不到秦励铮。无奈,她唯有趁着午休时,悄悄潜入到秦励铮的办公室里。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