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烟,伤痕以至回顾 Anne珍宝随笔、小说 Anne宝物 【澳门游戏网站平台】

晚上七点。面前是纷乱拥挤的火车站。


  这是一家叫做“summer”的酒吧。maze是这里的老板,总是不停地抽烟,大家都叫她烟草小姐。今年的八月份,她才盘下了这个店。这个店原来的老板叫autism,总在喝酒,大家都叫他烈酒先生。
  maze是南方人,身材娇小,可却能让人过目不忘。因为她总是叼着一支烟坐在吧台,神情落拓,像是有一个问题,需要她不断沉思。于是,为了那问题,她也就落寞了下去。
  而那个问题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只是看着她的眉头,无奈又随和。其实我想,这个问题没有答案,她是知道的。只是她,停留在了那问题之前,不进不退,只是伫立着。与她的寂寞融为一体,浑然天成。
  autism决定卖掉“summer”的时候,心里的大口子撕裂了开,血淋淋,样貌狰狞。于是他只能喝酒,不停地喝,喝白兰地,威士忌,啤酒,清酒,二锅头。那些或辛辣或甘醇的酒,浇在伤口之上,一阵疼痛过后也就麻木无感。
  “不就一个酒吧吗?”对啊,不就一个酒吧。喝下一口加冰的白兰地,他在半醉半醒中笑了笑。
  
  二
  “你为什么还不与我结婚?”她问他。
  maze在二十四岁时,向她的男友索要一场婚礼。无疑,她是爱他的,她可以原谅他的一无所有,却不能忍受他的懦弱。
  “maze,再等等,我还没有资本。”他那么委屈。
  可她还是果断地与他分手。“我知道,我们到此为止吧。”她冷静得近乎冷漠,言语里就算有一丝的伤感,也很快被理智吞没。
  他已经不再是那个骑着单车带着她,穿着白衬衫,白衣飘飘的少年。想到高中那会儿,他总会骑着自行车,带着她穿过大街小巷。穷,去看半价的电影,虽然是一些冷片,可两人都很开心。她被学校痞子调戏,仅仅是说了几句过分的话,他就大打出手,最后反而被人家打的住院。他在病床上,包着手,可还信誓旦旦向她保证,到了二十二岁就娶她。那时候的他,多可爱啊。
  可看看现在的他,满脸堆笑,穿着工作服,一副世俗样,加班,聚餐,送礼。可她还是眷恋他的爱,虽然那些爱都如流水一般洒落于岁月中,找不到痕迹了,可那些记忆的触感却撑起了她的向往,关于他,关于未来。
  可他呢?他还是被世俗打败了。就算她说过什么都可以不要,只要他。他还是懦弱了,他害怕生活就这样平庸,就这样定格。他只是不够爱她,所以不够盲目,不够果断。她知道。
  “我们已经回不去了。”她说。
  而与他分手,仅仅是因为对他失望了吗?不,她同样知道,自己也懦弱了,也不再炽热的爱他了。他不再是那个白衣飘飘的少年,他已经不在她的记忆里。所以她需要婚姻,需要手指上的信物束缚自己的厌倦。可他对婚姻的推脱,给了她足够的失望,足够的理由说服自己继续厌倦,然后离开。她没有愧疚或是任何,她告诉自己,是他先不爱的。
吸烟,伤痕以至回顾 Anne珍宝随笔、小说 Anne宝物 【澳门游戏网站平台】。  说到底,爱情里没有谁是好人。maze对他说:“你适合找个家境富裕,乖巧贤淑的女孩,可我显然不是。”
  我呢?她点起了一支烟,吸下一口,烟雾里她看到少年的白衣飘飘。我,始终只适合与自己的想象恋爱。呵,她抬起头望着天空,落寞的笑了。
  
  三
  夏天的夜晚极为燥热,夜里酒吧生意很好。服务员忙东忙西,可maze总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本是生意人,却像是毫不在乎那生意。点起烟,坐在吧台,看人来人往,不时冲着向她打招呼的人微笑。
  “一杯Whisky。”他的声音平缓,没有温度。
  她递给他一杯酒,给自己也倒上了一杯。递了一支烟给他,他别在耳朵上。一切都在沉默中进行。直到一杯酒下肚,“再来一杯。”他说。
  她又为他倒了一杯酒,“其实我想问你。”
  “怎么?”喝下一口酒才回她的话。
  “夏天酒吧生意很好,为什么要这个时候转手?”她也不是十分的好奇,只是两人毕竟有过合作,她也就随便问问。
  “答应了一个朋友,要去做一件事。”他取下烟,放到唇边,借了她的火,点燃。他一般是不抽烟的,抽烟的感觉太淡薄,缓解不了他心脏上的伤口。喝酒,唯有喝酒,可以使他麻木,使他暂时解脱。
  “想必是很重要的朋友,可以让人放下生活。”她不过熄灭烟头才一分多钟,便又点起了一支。酒没有喝掉多少,冰却要融化了。她摇晃着杯子,听到冰与玻璃碰撞的声音。若有所思,不知所思。
  “是啊,很重要。”他低声细语。眼睛一抬,看到maze的侧脸,奇怪的笑了,像是茫然,像是自嘲。发呆的她,没有看到他的表情。她怎么会看到,他眼神之下,隐藏的风起云涌。
  
  四
  他决定转卖“summer”的时候,觉得自己已经复原了。对于记忆,对于爱情,对于她。是啊,如果不遇到maze,他想生活可以从卖掉酒吧的时候,从新开始。
  记忆里。
  她爬到他的背上,“autism,以后我们开一家咖啡店吧,就叫‘summer’,好吗?”
  “不好,要叫‘autism’。”他故意说。
  “summer,summer,summer!”她双手勒住他,用头不停的蹭他。撒娇的样子,像一只温顺的小猫,惹人怜爱。“好好好,依你。”他一弯腰,把她搂到怀里,挠她,她就“咯咯咯”的笑。
  如果可以选择,他宁愿从未拥有过那些记忆。
  她说:“autism,我死了以后,你不许爱别人。要是真的爱上别人,也只能找一个跟我像的。”她已经气若游丝,可还是撅起嘴角对他笑,他心若刀绞,只能紧紧抓住她的手,看着她,就这样无能为力的看着她,看着她闭上眼睛,看着她与这个世界告别。
  “啊!”他对着夜空嘶鸣,像一头暴怒的野兽。喝咖啡,是为了怀念她,或是与记忆里的她重聚。却发现咖啡在胃里翻涌,让他想要呕吐。以前不是这样的,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酒,酒的辛辣让他舒服,宿醉让他很容易就安定了下来。
  那天夜里,一个人喝了醉倒在吧台,蜷缩在角落里,样子令人心疼,他是醉了,可醉意却化作相思泪。“summer,summer……”他反复叫她的名字,对着黑暗中的虚空伸出手。眼泪流下来,锋利的温度,如同刀子,刮伤他的脸颊,她的样子却又在他眼里愈加清晰。到底喝酒,是为了忘记她,还是与她重逢?他只知道,他是爱她的。
  三年了,她离开三年了。是谁说过,时间是医治一切最好的良药。他心中的狰狞伤口逐渐痊愈,落下一层疤痕。他以为自己可以重新开始,可以开一家叫做“summer”的咖啡店,可以对着记忆里的她温暖的笑起,对她怀念,就好。
  如果不是maze来盘他的酒吧,他想,自己会的。一路虽然如履薄冰,可也能平安靠岸。可他见到maze,“summer?”他竟然这般错觉。第一眼,第二眼,太像了,犹如故人归一般。她的眉眼,她的鼻梁,她的嘴唇,不,她不是!他闭上眼睛,深呼吸,稳定下了自己的情绪,“你是?”
  “你好,我是maze。”
  哦,maze。她是maze,不是summer。他挥之不去,她的面容,maze,summer,到底是谁?我是爱summer那个人,还是仅仅爱着记忆中的一张脸?夜里他喝酒,伤口被撕裂,浓稠的鲜血从他的心里流到记忆中,流到灵魂里,流到眼眶里,他趴在吧台,泣不成声。
  
  五
  maze日志:
  他卖了自己的酒吧,可还是成天跑到自己酒吧喝酒。
  他是一个感性的男人,穿着随意,最常穿白衬衫,有着天真烂漫的幻想。从他的言谈中,我知道了他的性情。
  那天,我看到他趴在吧台哭泣,没有上去打扰他。他藏着故事,而自己与他,不过萍水相逢,不便多问。
  他让我想起了十六岁时候的初恋。还对这个世界抱有幻想。这种人,活在这个世界是很容易受伤的,特别是一个男人。
  可这样的男人,无疑是最迷人的——
  闲来无事,maze总是记录一些生活的文字。没有人好谈的,就记下来。这时候,autism走进她的世界里,字里行间,她是喜欢这个男人的,但也仅限于喜欢,这种人,太过梦幻,超出了自己的想象。她知道就算短暂的拥有,最后也会破碎的片甲不留。那就一开始,就不要开始,最好。
  她的冷静近乎于冷漠,而这,不过是她生活在这世界上安身立命,自保的方式罢了。她总是清楚地知道,什么是自己想要的,什么是自己不想要的,什么是该要的,什么是不该要的。而太过清醒的人,注定是不快乐的,如她,总在不停地抽烟,不停地怔然发呆,不停地想着那个没有答案的问题。
  
  六
  “我要走了。”他对maze说,没有抬头,盯着杯子里的酒,或者是不敢看她。
  “好。”她不想说太多,可还是违背了自己,”去哪?“没有防备的问出。?
  “不知道,也许我还会回来。”
  她没有回应他,只是再一次帮他倒满了酒,他看着一缕茶色液体落入杯中,听到酒水聚落的声响,一切那么清晰,“maze,你知道吗?你很像一个人。”
  她烟还没点着,就这样握着打火机看着他的笑容。她在想什么?留他下来?跟他走?不,她不能。“呵呵,是吗?”她故意嬉笑着应付他。他眼底划过的哀愁,让她一瞬间那么哀痛。可是,对不起。
  然后,他走了。他还是不能开起那家咖啡厅,也不能继续呆在这家酒吧。舍不得过去,面对不了未来。也许明天,后天,不久以后,我可以重新开始,他说。
  maze还是那个寂寞的姿势抽着烟,总是望着酒吧门口,像是期盼着他那一句:也许我还会回来。
  
  七
  八月过后,不再会有人知道。
  关于“summer”酒吧,所发生的这一小个故事。
  两个陌生人的相遇,在彼此试探,靠近之前,又绝决的别离。

以前我不清楚为什么有些男人喜欢抽烟。应该很多女人都不清楚。但她们会希望自己变成男人唇间的一枝香烟。因为他们似乎离开它就不可活。从小我是喜欢喝纯水,睡觉之前把牙齿刷干净,恨不得让自己通体透明的人,很注重清洁的气味。总觉得抽烟会使人会变脏。那么污浊的烟雾把它吸到身体里面去,简直要把肝脏变成毒气室一般。但是2000年,香烟变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是那种非常收敛和隐晦的喜欢。一如有些人对感情的方式。平时同事开会或者聚会,我会注意不分享他们的香烟。抽烟对我而言是一种私人方式,只能把它留给自己或在某个瞬间离自己最近的一个人。我记得自己依赖它的时刻。一个人等在夜色弥漫的街头,看着风在空荡荡的大街上穿梭……凌晨时分在电脑面前头痛欲裂,白茫茫的屏幕像雪后的原野……又也许,是在失眠的深夜,想起某个人,感觉自己呼吸缓慢……抽烟像一剂药,止住了所有的疼痛和迷惘的蔓延。有时候,我会跟随身边的人。常在一起的某个朋友,或者是曾经爱过的一个男人。他们抽555,圣罗兰,七星,茶花,骆驼,红双喜……各种各样的牌子。我也抽。不同牌子的烟有不同的味道。有时候会在自己的抽屉里翻出某个空烟盒,里面散落着几根烟丝。而已经离去的人还在心里留着模糊的气息。遇见的男人,很多一直抽的是555.英国烟,辛辣呛人。一如那些神情优雅,心灵强硬的男人,常常能带来爱情。金黄的烟壳,不管是在街头小贩的架子上,还是在商店的橱窗里,我记得它是我生命中的一个印记。我记得他们拿出烟的样子,记得他们把烟叼在嘴唇间的样子,记得他们在深夜或凌晨推开窗口,轻轻吐出烟雾的样子……很多年以后,开始相信,所谓爱情,都是因为寂寞。在那个瞬间。很多年以后,开始相信,有些事物或者有些人,仅仅是我们的记念。蔡健雅的一首歌,歌名就叫《纪念》。在音乐频道里看她淡淡地唱,他的样子已改变,有新伴侣的气味,那一瞬间,你终于发现,那曾深爱过的人,早在告别的那天,已消失在这个世界。MTV里是一对相爱的少年,在落花如雨的树林里奔跑。他们长大了,分别了。男人结婚了,女人死了。右眼下面有一颗褐色痣的蔡健雅,无谓的一张脸,声音沙哑,没有任何起伏。失去了激荡的情感,就像黑色的海水退却。我们曾经深爱的人,在告别的那天,就已经在世界上消失。我的一个朋友,手臂上有伤疤,是曾经用酒精烧过的针扎在皮肤上,写下他爱过的第一个女孩的名字。那三块丑陋的伤疤,要一辈子跟随着他。而女孩和爱情,早已经离开。所以感情只是我们自己一个人的事情。和任何人无关。爱,或者不爱,只能自行了断。伤口是别人给予的耻辱,自己坚持的幻觉。而更多的人已经没有伤口了。大家都记得把自己保护好。谨慎地寻求付出和回报之间的平衡,希望别人死心塌地,坚持自己优游自在……温暖淳朴的爱人们,像鸟一样,纷纷飞离物欲的城市。就像很多年,我们没有在这个城市最繁华的街头听到鸟声。颓废是破罐子破摔的东西。这种放肆的碎裂声音,已经陪伴在身边很多年。见过许多颓废的人,聪明的,偏执的。身上一种潮湿的气息。是彼此都熟悉的气味。很多人过着没有节制的生活,根本毫无自控的生活,像苹果花一样,禁不起一再地注视,看着看着就落了。活得很健康本能的人,值得尊重他们。因为有太多人,走不出他们的原罪。那些神情阴郁,皮肤粗糙,眼神清澈明亮的人。那些穿着布鞋和肥大裤子,走过城市喧嚣人群的人。那些心走得比时间快,在开始就看到结局的人。那些一直轻轻地在死亡阴影里呼吸的人。我们在一起。海水一样的沉默,无至尽的行走。我的朋友们。我们在街头,用手心护住打火机,互相埋下头点烟,火光照亮彼此平静的面容。那一瞬间,我们知道彼此在一起。世界能够给予的评判和断定,都在那里。文字,梦想,血液,疼痛,也都在那里。爱我们的人,侮辱我们的人。他们和我们一样无可逃脱。2000年,我真正感觉到的快乐,看到生命如花海铺展,激越的瞬间让人堕落。吸烟有害健康。

黥的火车要十一点才开,提前半小时检票,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还有两个半小时。她的行李很少,一个小旅行箱装换洗的衣服和日用品,一个斜肩挎包,装着车票、钱包、手机、烟、CD机,和mp3,里面只有两首歌,陈升的《把悲伤留给自己》,和王菲的《因为爱情》。她执意不买吃的东西,说不喜欢在漫长的旅途上吃任何食物。只是抽烟,喝大量的水。或者一直睡眠。

就近找了家小咖啡店坐下,两个人一同消磨掉这个写着离愁的黄昏。季节转换,日夜温差好大,白天还是艳阳高照秋高气爽,太阳下山之后,气温骤然下降,猥琐的凉风舔舐裸露在外的胳膊,仿佛一场预谋的追杀。

黥要到离开这座漂了多年的城市,去广东工作。我则继续留在格子间里,与文字相伴,寻章摘句,日复一日,像个书本的囚徒。也许是幸运的。黥说,躲躲,我羡慕你。

这些年,很多个黄昏是和黥一起度过的,两个面目模糊不修边幅的年轻女子,顶着文艺女青年的恶名,看书,码字,卖文,辗转在不同文字机构,下班之后泡在酒吧,或者某个不知名的咖啡店。黥要一杯意大利黑咖啡,我要一杯鲜榨的柠檬汁,加很多冰块。一包云南产的白盒石林烟,我十一支,她九支。因为我比她吸得快,平日里貌似安静做事认真刻苦的我,抽烟的时候像个沉默的男人。

有很多话题。通常是不同的,但也有些许雷同。读书时代的往事。手边的工作。来来往往的爱情。飘渺遥远的前程。以及远方的家。黥没有见过自己的亲生父亲,离家之前只和妈妈姐姐生活。她说她很想见见他,只是见见他,虽然是他狠心抛弃了母女三人。但是在母亲面前,她只字不提,是不忍触及那善良女人心头柔软的伤口。我的家貌合神离很多年,终于在我读高三的时候土崩瓦解。那个血缘和法律关系上是我爸的人在外面有了女人,并以此对妈妈拳脚相加。在一个沙尘暴狂做的黄昏,我拎起菜刀指着他说你离我妈远点要不我砍了你。没有人知道这些事,除了黥。这是我这个好孩子心底的冰川。回忆慢慢溃烂成丑陋的伤疤,只有黥轻轻抚慰它,用她冰冷苍白的手指。

躲躲,是否每个人都有如此的伤口,深入肌肤,痛彻心骨,仿佛某种刑罚。是否因为爱的匮乏,使得伤口如此淋漓,难以愈合。黥这样问我。

这个黄昏,四目相对,却没了话题,只是静静坐着,吸烟,听旁人嬉笑怒骂,上演与我们毫无关联的悲喜。黥用手里的不锈钢勺子轻轻搅动白瓷杯子里的咖啡,金属与瓷器撞击发出叮叮咚咚的声响。另一只手捏着烟。寂寞燃烧。

到了那边,如果不好,赶快回来。

话一出口,我才发现自己的愚蠢。同行数载,居然忘记了黥的性情。爱了就不后悔,放手了就不再回头。我低头吸一口柠檬汁,像是用青檬榨的。酸。苦。

和源分手,也是在这样的黄昏。没有争吵,没有抱怨,静得像黎明时分结束的战场。在BOX老夫子木制的阁楼上,黥倚着我的左肩安静落泪。清楚记得,那天我穿着棉布的白色短袖T恤。黥的泪一滴一滴落在袖口,逐渐浸透。我感觉到胳膊上一片温暖的潮湿,有寒意浸入骨缝。劝慰的语言如此荒诞可笑,我用香烟堵住自己的嘴巴。那样的辛辣刺激的烟雾,弥漫整个阁楼。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