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爹临终的日子 – 韩历文学网【www.565.net】

日子,有好日子,也有坏日子;日子,有幸福的日子,也有闹心的日子。快乐的日子,一晃就十年;难熬的日子,度日如年。我父亲临终的日子是在煎熬中度过的。

今天去亲戚家做客。心里很不是滋味。

       
 记忆中见过家里最老的长辈是二太爷,他是爷爷父亲的弟弟,一个人终生未娶。三间小黑屋,院子里有一颗大枣树,树皮皱皱巴巴,很干枯,可每到秋天都是硕果累累。红彤彤的枣子,绿莹莹的叶子,夹杂着甚是漂亮。只有到这个时候,向来不敢去二太爷院子里的我也会壮胆儿跑进去,只是为了满足我那刁钻的胃。说它刁钻,是因为我家院子里也有几棵枣树,可偏爱太爷家枣子的味道。听母亲说,二太爷很待见我,看到就要拉过去摸着手,嘴里念叨着,真好真好。彼时我却那么怕他。关于二太爷是怎么走的,记忆里残缺了。只记得他走后,父亲母亲省吃俭用,在那个院子里新盖了四间大房子,小黑屋从此不见了。

父亲是爱打麻将的,有病的时候老人从麻将上找寄托。晚上吃完饭,我们说,”爸爸,身体行不?玩一会儿吧?””玩?玩就玩一会儿!玩死了更好,省得遭罪了1每次我们一般玩四圈,大约一个多小时。有时,赶上点兴老坐庄,时间就超时了,有两次打了两个多小时还没打完。每到这时我们都要征求老人意见,怕老人累着,如果老人说不玩了就不玩了,如果老人兴趣正高就多玩一会儿。说来也怪,老人打麻将的时候注意力专注,除把药准备好,定时看表看点,按时吃药外,一点都不难受。一不打了就开始难受了!

爹爹临终的日子 – 韩历文学网【www.565.net】。2018.2.20  初五 小雪

       
 再后来,妈妈生了妹妹,姥姥不闹病的时候还是会来家里帮忙。可是犯病的频率明显加快了。当时姥爷还没有退休,单位远在辽宁,根本顾不上家。姥姥被送到了精神病院,听说那里很恐怖,会打针会捆绑会电击,我不知道姥姥怎么承受这些酷刑。其间,姥姥病情缓解了些,回家了。那是一段很美好的记忆,疼我的姥姥终于回来了。那年我七岁,妹妹四岁。我不记得姥姥再一次住进医院是什么时候,可就是这年冬天,姥姥被大舅用车拉回来了,就在门口的那条石子路上,我见到了姥姥。却是任我怎么喊她,都无动于衷。姥姥走了,世界上最疼我的姥姥走了,她不能看着我长大了。也是从那一刻起,老师再让写我的理想时,我不再随意,而是很慎重很认真的写下,我的理想是长大了当一名医生!

算起来,父亲的身体每况愈下也就是来大庆的一年多时间。先是去年8月份前列腺出了问题,尿不出尿来,活人不能让尿憋死,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尊老人意见做了前列腺手术。给94岁老人做手术,大夫担心,儿女也不放心,但老人却顺利躲过了这一劫。手术后,老人的肺子经常感染,打针只管几天。5月份住了半个月的院,7月中旬便又不行了!这次住院检查出了双肺门肺癌,从此进入了生命最后阶段。之后,又住了两次院,直到病逝在医院。父亲养生秘诀之一就是药物辅助治疗,但老人对医院却不感兴趣,似乎对医院有一种恐惧感,老人常说:”医院不能去,去了就回不来了1似乎老人有一种未卜先知的能力,正如其所言,7月份那次住院是走着进去的,回去就坐轮椅了,9月份那次住院是坐着轮椅进去的,回去就起不来了,10月底那次住院是清醒着进去的,进去就不清醒了,直到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这让我想到另一亲戚家老人也是死活不吃药,不去医院。有一次好说歹说送到医院,大夫还没有看完就闹着回家。几次将大夫请到家里给老人诊断,大夫测试血压老人连胳膊也不伸,再别说打针输液了。

     
 中元节,七月半鬼节临近,梦里总是家里逝去的老人,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父亲却是很久没有出现在梦里!

父亲临终的头一天凌晨3点多钟,血压下降、心衰,感觉不好,后经大夫抢救平稳了。2009年11月7日9时许,尽管升压药和抑制心衰的药都用着,但是老人的血压还是呈下降趋势,先是手脚变凉,后来耳朵也凉了,再后来就停止呼吸了!老人走的时候嘴还是张着的,……

然而叫醒老人后,家人再三建议老人改变姿势,老人就是不听。扶老人坐会,老人不让扶。我也试图说服老人,没有任何效果。老人一边保持原来的姿势,一边又喊手痛——能不疼吗?正常人头压在手上时间长了也会不舒服的。一让吃药老人就发火,说自己没有病,或者坚称自己刚出院……家人说老人好像有点糊涂了。

       
 后来,不知怎么了,姥姥就生病了。精神上出现了问题,时而清醒,时而疯癫。甚至有一次她赤裸裸的就跑到了大街上,有一段时间我觉得特别丢人,为什么她是我的姥姥。可清醒过来,她依然是那个爱我的姥姥。爷爷奶奶重男轻女,从小都是姥姥把我带大,给我做饭,缝衣服,哄我睡觉。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