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逢(2)

灯光与舞姿缠绕着,纠结成充满闪烁与暧昧的氛围,热情张扬的各色男女,围绕在舞台中央,激情、刺激成为这里唯一的戏码。

       
 回去的路上郭浩然突然又停了下来,回头看了看那个带着眼镜面色有点发黄的女生。

01、跟我来

一杯杯辛辣的酒顺着宁培雨的咽喉滚落下去,她不时露出各种复杂的表情,有愤怒,有失望,有悲伤,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从她的眼神中散发出来。她灌着一瓶瓶的酒,却无半分难忍辛辣之色,好似她喝的不是酒,而是普通的水。

  “想不想喝点酒?”

站台上,小雨的话刚刚落下,他的表情瞬间由喜悦变为失望,但失望只是一瞬,忽然就变得坚定和晴朗起来。

她睁着的眼睛中醉意朦胧,却仍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急切的冲了过来,夺下她手中的酒瓶,紧张却又愤怒地望着她。

  “啊?”夏晓心冷不防被问到吓了一跳,“这么晚?”

只听到他说:“这一次我不会走的,错了一次便是二十年,我错过了太多,失去的更多,我要把失去的都补回来!”

“小雨!你怎么可以跑到酒吧这种地方来呢?居然还喝成这样,你妈妈那里怎么交代啊!”白依依眉头都纠结在了一起。

  “喝不喝?”对方又重复了一遍。

“补回来?”小雨轻轻的重复了三个字,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一种千帆过尽的语气“爱情容易,婚姻不易,未来的日子还很长,且行且珍惜”。

“不用你管!你走!你走!”宁培雨情绪忍不住激动了起来,用尽全身力气站起来,摇摇晃晃地推了白依依一把。

  夏晓心稍微想了想,便决定同意了。

随着小雨的话音,“叮铃铃”火车启动的铃声响了,他深深的望着小雨的双眼,仿佛要把她看穿,身体却一动不动,小雨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面对着小雨苍白的面孔,单薄的身子,他的心有种针扎的疼痛,下定决心要留下来。

“小雨!”白依依无奈地又前进了一步,实在还是想不明白宁培雨今晚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很多时候人总是惯着自己,或是高看自己,或是麻痹自己。可毕竟还年轻,很多年后夏晓心会惋惜,会懊恼,但其实并不会太后悔,因为她勇敢的爱过、付出过、追求过。

铃声停止了,随着火车的轰鸣声,列车缓缓驶出了A城火车站。站台上送行的人渐渐少了,只留下他们俩和火车站工作人员。

“呵……哈哈,你问我怎么回事?白依依!我不用你假惺惺!”

  “喝。”她点点头。

他这次来如果没有要到他想要的结果,他是不会轻言放弃的,无论小雨是人妻还是孩妈,只要她愿意跟他走,他就一定带着她,择一城而终老。二十多年的孤独打拼,如今功成名就却孑然一身,如果没有她的分享,他所有的努力都是枉然。

“小雨……”

  停在校门口的黑车司机,等的大概就是这些深夜出门的年轻男女吧。

他固执的望着小雨,空气中都是固执的味道,一如当年,小雨知道无法改变他的决定,无奈微唇轻启:“跟我走吧”。两个人穿过长长的站台,出了火车站,在站前广场小雨伸手拦了一辆的士两个人上车,小雨吩咐司机:西郊墓地。

“别叫我小雨!”宁培雨不知是愤怒还是失望,语气竟前所未有的激动,“白依依!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从今天起,我们一刀两断,我没有你这个朋友!”

  “去哪里?”

车子飞快的驶出,道路两边的楼房渐行渐远,一路无语,一个多小时候后,汽车停在了西郊墓地门口,小雨吩咐司机在此等候。寝园肃穆安静,偶尔有微微哭泣的声音,小雨带着他来到一座没有墓碑的墓前,放了一束鲜花,沉默良久轻声问到“这个生命你可以补给我吗?”他疑虑也无语。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小雨单薄的身体,平静如水的面容,他愈发的觉得留下是最明知的选择。

不知是宁培雨此刻醉酒后的严肃,还是她说话从未有过的认真,白依依缓缓地放开手,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

  “优鼎街,多少钱?”

随后小雨带着他又来到一座墓前,他看到了小雨父母的名字,去世的时间却在二十年前,而且是同一天,他不言她也无语,两个人默默的祭拜,默默地走出了墓地。

“为什么……”她的唇在灯光下颤抖不已。

  “两个人收你们十块钱吧。”

图片 1

“你,还明知故问么……”宁培雨脸上的嘲讽愈加明显。

  “好的,走吧。”

无穷般若心自在

白依依慌了,她知道宁培雨可能已经知道了什么。

  郭浩然其实对这里的酒吧也不是很熟悉,但经常陪左思尔来这边逛街,酒吧的位置还是记得的。

  02真相

“呵……”宁培雨讽刺地笑了,一瓶瓶酒继续灌着。

  进了酒吧,里面人很多,舞池中间形形色色的妖媚少女不停的在随着震耳的音乐,疯狂的晃动自己的身躯,白皙的躯体在摇曳的灯光里格外的引人注目,长长的头发在左右上下的来回摆动。

“去咖啡屋坐坐吧!”,知道她喜欢喝咖啡,知道她喜欢在咖啡中沉淀自己,冥思遐想,他率先打破了沉默。

直到她醉酒趴下以后,白依依吃力地将她弄回家,心中却一直忐忑不安。

  郭浩然看了一眼,便转移了视线,往整个酒吧看了一圈,到处挤满了人,他突然觉得很累。

“去海山生活馆”小雨告诉了司机,汽车一路向城东海边驶去。

宁培雨与白依依是在一起八年的闺蜜,她们之间的回忆可谓是五彩斑斓。八年来,她们之间的争吵屈指可数,友情从来都是坚不可摧的,她们一起在大街上开怀大笑,一起不顾形象的当街啃糖葫芦,一起在巷尾被狗追,一起穿情侣装,一起牵手走过每条她们都走过的路。

  “我们出去吧。”

图片 2

白依依回忆起她们的过往,忍不住蹲在广场喷泉边哭泣起来。

  跟着的夏晓心还是第一次进酒吧,被这场面搞得头昏脑胀,听到要出去,赶紧点点头跟着出了大门。

海山生活馆

“呵,看起来事情败露了呢!”一个轻佻的声音在她的头上方响起,那声音中多了一丝玩味。

  “那我们去哪儿?”

这个时间,海山生活刚刚开门营业,正是海山最清闲安静的时候,酒吧的那个角落没有一个人,桌子空空如也,整间房间漂着淡淡忧郁的歌声和气氛。

“是你故意的?”白依依咬牙切齿。

  “不知道,有时候看电视里不是有的酒吧挺安静的吗?”

整个大厅也空无一人,仿佛在等着他们。

“我可没那么功夫浪费时间在她身上。”那男人冷情的声音。

  “啊?我不太懂啊。”

图片 3

白依依沉默了,她知道他不屑说假话。许久,她才讽刺道,“冷青,你果然人如其名。”

  郭浩然不想回学校,在宿舍的床上他肯定会一直想到左思尔,他很烦,希望能忘记这些事,哪怕一秒钟。

海山另一间

“谢谢白大小姐称赞。”他勾了勾好看的唇角。

  他在前面继续走着,夏晓心在后面默默的跟着。路前面拐了一次,面前突然出现一个大大的KTV,郭浩然想着,里面虽然也吵,但开个包厢应该会比较放松。

主题酒吧也没了往日的热闹。

白依依冷嗤一声,站起身,消失在夜幕中。

  坐在包厢里,两人面前摆了一排啤酒,郭浩然什么也不说,自开了一瓶便喝了起来。过了一会儿他才想起来还带了一个人,便帮夏晓心也开了一瓶,两人碰了下瓶子,他便一下吹完了一瓶。

图片 4

翌日,动漫杂志社中的经理一脸铁青,狠狠地将一本稿子摔在地上,手指颤抖地指着宁培雨。

  夏晓心有点踌躇,其实她喝酒的次数真的不多,偶尔喝也是聚会时,倒个一小杯意思下,不过现在这个情况不喝真的不太好,尤其都答应来喝酒了。于是咬了咬牙,她也把一瓶啤酒一饮而尽了,胃里立刻有点翻腾,但还是可以忍受的。

海山主题酒吧

“小雨!你这段时间是怎么回事?稿子老是交不出来,交上来的也全都是不能看的,你居然还敢迟到重逢(2)。!你看看你,成什么样子了!一身酒气!我们的大漫画家去哪儿了!”经理气得火冒三丈,宁培雨心情低落地承受批评,一个劲地说对不起。

  一瓶接着一瓶,郭浩然不停的灌着自己,可是没有用,他还是清醒着,忘不掉。脑海中一会儿是左思尔和周远见在岩湖大门前肩并肩向他走来的样子,一会儿又是左思尔和另一个面容模糊的男人在夜色下散步的场景。

海山是安静的,酒吧里的热闹要到晚上了,两个人选了阅读一隅。

过了许久,宁培雨才拿着废稿走了出来,两眼无神地走向自己的办公室。她是近两年内声名鹊起的漫画家,她的漫画深受读者的热爱,全国销量排名总在第一。

  突然他把瓶子用力放在桌面上,发出“啪”得一声响声,手握着啤酒瓶,一动不动,眼睛里泛着点不太明显的猩红。

“来两杯咖啡”他的话音未落,只听小雨吩咐服务生:“来瓶干红”,他吃惊的望着她,心里五味杂陈,也感叹着时光的无情。

宁培雨来到她办公室的密码箱旁,眼神复杂至极。不到万不得已她真的不想出版这部漫画集,毕竟这是她最美好的记忆。但是经理说她的名气一跌再跌,漫画销量也跌到低谷,这所动漫杂志社也快要被她拖垮了。

  夏晓心被这声音吓了一跳,到了此刻她才突然意识到对方找她出来喝酒可能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人啊,在面对爱情的时候到底有什么智商可言?

图片 5

她蹲下身,颤抖着手指输入密码,紧张的打开。

  “浩然……”

两个人的空间

眼前的景象让她身体一震,她的眼睛不由地瞪大,巨大的密码箱中空空如也,原本应好好躺在这儿的她的原创漫画集竟不翼而飞了?

  郭浩然依旧握着瓶子没有动,但眼神飘过来看了她一眼,略带猩红的眼睛里反射着五彩的灯光,瞬间射进她的心里,心跳一下子就加快了。

借着酒的温度,小雨的脸上渐渐有了血色,说话的语气也渐渐有了温度。

宁培雨一时愣住了,而后紧皱眉头思索起来,忽然她的脸色泛白,站起身愤怒地奔出了动漫社。

  “浩然,你……”她顿了顿,“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啊?”

“说吧”小雨开口说话。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