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样三翻四复,怪不得别人纠结

“啊,她真漂亮!”在高一的第一节体育课上,我指着一位正在打乒乓球的高二女生对说道。那是我第一次发自内心对女生由衷地赞美了,那翩翩娇姿,令我倾倒……

大学是个神奇的地方,也就是在这个神奇的地方,我认识了老龚,老龚是个神秘人物,此人向来沉默寡言,大多时候惜字如金,极多情况也不开金口,常让人忽略了他的存在,以致于老师点名时,望了他半天差点没认出来。

大家聊天时,一个朋友感叹日子过得真快,之前认识的好多人生活都已经发生了大变化。

同学杰听见我首次赞美女生,好奇地问:“你说的到底是哪位呢?我没看清楚。”

我们专业一共六十人,女生四十四个,当中除了一个铅球特招生长得有些过分外,其余的都颇有姿色,这让我们剩下的十几稀有动物激动不已,觉得在未来四年里,一定会有许多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发生。

他举例说,脸书上看见前女友已经生完娃、又离了婚;晒出的宝宝照片很可爱。看她一个人带孩子挺不容易,还专门给她晒宝宝的照片点了个赞,留了句夸宝宝的话。

我:“呵呵,就是那假小子你那样三翻四复,怪不得别人纠结。!”

然而,老龚却是男生中比较经典的一位,原因是这家伙从不谈恋爱,现在的大学生不谈恋爱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情商过低导致他对异性没有概念,二是长得过分抱歉以致异性对他没有概念。可这一定理在老龚身上完全不适用,因为这哥们不仅写得一手好诗,而且令我们颇有微词的是这家伙的长相,如果说他长得科幻一点,我也就无话可说了,可是他却长着一张让女生眼珠子都要掉下来的脸,如果硬要说老龚是一青蛙,那起码也是一青蛙王子,而剩下的男生,充其量算个癞蛤蟆,而正值我们这一群癞蛤蟆成天想着吃天鹅肉的时候,老龚却从不涉足爱情,把红尘看得像灰尘一样。

他和这位前女友,本来缘分挺浅,只交往了两三个月。脸书上当初没删对方就是觉得面子上过不去。

杰和几个男生细细打量起那女生来,只一瞬便道:“不高,不胖也不瘦,长相一般,好象还没对面那位漂亮呢!哈哈哈!原来你这个对女生免疫的大神喜欢假小子啊!”

老龚因为从未对女生动过心思,以致于他的所有心思都放在了男生身上,动不动就摆出要为兄弟两肋插刀的样子,可剩下的男生抱着的态度都是愿为女友插老龚两刀,这让老龚很无奈,成天叫骂着没有知己。

我也知他爱妻爱家,并无二心。

一直以来,我对女生的美丽是免疫的,就算是天仙下凡,我从来不想要去多看她一眼,也从来不在私底下偷偷想念她一回半回……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何会这样,所以,我说我对于妻子的外貌没有要求,这是真的。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神秘人物,我却和他在很短时间成了兄弟,其实兄弟在这年头很不值钱,毕竟,所有人都在想方设法的为女友插兄弟两刀。但是我和老龚成为兄弟的过程却很不一般,过程是这样的:专业有一个女生长得异常漂亮,更令人眼红的是,此美女不仅秀外,而且慧中,以致专业除了老龚八风不动在,其余的人都八风乱动,可是,此美女却当众表示,她的心非老龚莫属,此后,专业剩下的男生对她再也不抱想法了,当然,有老龚这一青蛙王子在,再多的想法也是白想,于是,当不了新郎当红娘,我便假惺惺的拉着老龚去接近美女,可是老龚见到美女依然惜字如金,没说几句就丢下我和美女独自跑开了,这样,跟美女在一起的机会多了,我经常谈到老龚的好,随便也谈谈我的好,以致于后来,在美女眼里,我变得比老龚更好,不久之后,专业里其他人就单方面的确定了我和美女的关系,后来,美女也确定了我和她的关系,我知道,这一切都归功于老龚,因此,从那以后,我和老龚便成了兄弟。

另一位朋友劝他当心对方会错意。他想了想,摇摇头:哪儿至于,又不是赞她,不就是赞了句宝宝吗?

我没作太多解释,但我深深知道,自己一见到那女生便心悸,就有了男女的相思,有了男性本能的冲动……我甚至会残忍和无法无天的幻想:如果我与她在偏僻处路遇,我这大色仙就把她抱进附近的草丛中去,哼哼!……不过,我知道这些想法,我只是想想而已,因为我绝不会那样子去做的,且不要说男人对女人做那样的事是犯罪的,是人神共愤的,单是让我对一位自己心仪女生做出如此伤害,就会让我一生去愧疚,从而让自己活着比死都难受!因此,我是绝不会容许自己做出那样的事情!所以,关于那些事儿,我只是私底下悄悄想想罢,或者只是用嘴说说用手写写而已,这就是意淫吧?从那一天起,我意淫的对象不是哪位花容月貌的歌手与演员,我常常悄悄意淫的便是那位长相普通身材一般的假小子。

在我跟美女进行爱情长跑的同时,老龚依然没有一点恋爱痕迹,直到大学即将毕业,此人依然还是一黄金单身汉,此时,大多数女生也都不对他抱有一点想法了,因为大家都疑心这家伙不到是个和尚,还极有可能是个太监。

可惜我们自以为发出的讯息,和对方接收到的讯息,往往不是一回事儿。

记得我和前女友热恋的时候,她有个非常要好的闰蜜住在她隔壁宿舍,比她宿舍的三位美女都小,大家叫她“小四”。我第一次见到小四是在大连火车站,学校放寒假,她拖着个大皮箱回老家吉林通化,前女友让我去送她,就这样,我正式见到了小四。小四也是位帅气的假小子,我一见她就非常的喜欢,于是对前女友道:“亲,把你那闰蜜介绍给我做朋友怎么样?”前女友立即醋意满腔:“我才不把她介绍给你糟蹋呢!”我无语。

然而,就在毕业的前一天晚上,我的女友,不,前女友,也就是那美女,一条短信雷厉风行的把我踢回了单身行列,呵,虽然都知道毕业是分手的好时节,可是这不都还没毕业吗?难不成她等毕业和另外一个男生双宿双飞?这让我很疯狂,第一反应就是去纠出要跟前女友双宿双飞的畜生,折了他的翅膀,让他爬着走,可是想想这不太现实,于是我扛了两打啤酒回到宿舍,目的是喝醉,失恋了都要喝酒,这是失恋过的人的共识,即使醉翁之意不在酒,也要酩两口,意思一下,可是我太不自知,啤酒不小心买多了,无奈的是,宿舍那些野种都在陪着女友,没功夫陪我有难同当,有酒同醉。只有我和无事一身轻的老龚,在得知我的情况以后,就这样,我一口,他一口,我一瓶,他一瓶,结果很明显,我们都醉了。

果然,过了些天,女生留言给他,说最近常常想起他,想起早前与他交往时的点滴,问他过得好不好。

光阴荏苒,年复一年,我似乎渐渐遗忘了那些让我一见倾心的假小子们,我以为我欣赏女生的偏好已随时光流逝而漂走了。今天早上,我在街头,惊异地遇见多位假小子,自己还是忍不住用目光为她们送行,心里默默感叹:“啊,美女!”有一次,我这对美女的感叹居然从喉咙里跳了出来:“啊,美女!”不想就这样子被经过身边那假小子听见了,她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便低着头匆匆与我擦身而过……

第二天早上起来,头疼的厉害,昨天夜里的事已经变得模糊,只是隐约记得老龚说过,其实他也喜欢着一个女生,高三毕业时在一次朋友的聚会上认识了她,从那以后,便疯狂的从朋友那里打听她的消息,大一结束,他攒钱帮她去了香格里拉,因为她说那是她多年以来的梦想,大二那年,她恋爱了,他一个人提了一捆酒在操场上哭了一晚,这还成了后来我们颇有争议的他的唯一一次夜不归宿,大三那年,她和那个男生分手了,打电话向着他哭,说着那个男生多么的不好,他说不好就分开吧,世界上好的男人那么多,他不珍惜,就让他去后悔吧,可是他始终没说自己也是一个好人。他说,四年了,他知道她所以的事,知道她所有喜欢的东西,知道她家里人一直对她不好,所以,她想要什么,自己都省下钱买了给她寄过去,他说他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可是自己却不能在她身边,在她伤心时给她一个肩膀,在她冷的时候,给她一个怀抱,只是,他还是想用时间来证明自己,不管多久,他都愿意,虽然等待里尽是辛酸的泪水,但是,只要他一想起,在不管多久的未来,现在她身边的人会是自己,他就高兴得不能自已。虽然,他们现在还只是朋友,仅此而已。

他很郁闷莫名其妙惹了这么一个麻烦,拖了好几天才回对方:我和我太太过得很好很幸福。又带着一丝招惹了对方的罪恶感,上脸书悄悄把前女友给删了。

她应该还是一位学生,今天周日,所以在街头走动。但是,哪怕只是不期而来的一次路遇,我总那么神魂颠倒……

关于昨晚的记忆也只能到此为止了,无论他所说的是否属实,我都感到,我们很多的轰轰烈烈的爱情都算个屁,原来,最平静的人的背后往往隐藏着最动人的爱情。

没有前面的多此一举,哪来后面的纠结尴尬。

图片 1

[图片来自网络]

Andy Grammer唱了首调儿挺欢快的歌,叫“Honey, I’m
good”。歌词大致描画了这么一个场景: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