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称职的父亲 – 韩历文学网

看到这个题目,也许你会认为我首先会描述我父亲的外貌。其实不然。至今,我对父亲的外貌都还是模糊朦胧的。我不知道他有多高,有多重,是否是双眼皮,耳朵是大是小还是不大不小……甚至,父亲的生日我都是高考后才知道的。可以说,我是一个不孝的女儿,但父亲却是一个称职的父亲。

问:你遇到过的亲戚之间最让人寒心的事情是什么?你们还来往吗?

   
 如果生命可以像夏洛那样重来一次,即便付出任何代价我也愿意回到我高考结束那年的暑假,狠狠地抽当时那个混账,自私,幼稚的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收回那句我这辈子说过的最残忍,最不能原谅自己的话——“我讨厌死你了,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妈!”

记忆中,父亲从未打过我们俩姐妹。有一次,妹妹一直哭着不停。怎样哄,都哄不停。劳累了一天的父亲也只是把妹妹拎出屋,把她关在门外,说:“等你哭够了,再进来。”不久,有位邻居来找父亲,妹妹就进了屋。自此,她再也不敢肆无忌惮地哭了。

图片 1

       
曾经在那个愚蠢又自以为是的我的内心,妈妈几乎和恶魔是等同的,书本上,电视上看到的种种令人落泪的母爱故事,我都无法把它们和自己的妈妈联系起来。从我有清晰的记忆起,我就很少看到我妈妈笑,每次放学回到家里,没有温暖的怀抱,没有热乎乎的饭菜,没有饭桌上母亲对孩子一天发生的所有事情的好奇,我的妈妈只会冷冰冰地检查我的作业,然后让我赶紧吃完了复习功课。每次期末考试到的时候,妈妈都会重复一句话“考不到95分一门,下学期你就不用去了,你看哪里可以收留你你就去,我不需要一个让我丢脸的女儿。”于是这句话成了我整个小学时代的一个梦魇,每次考试之前我一想到妈妈这句话我就浑身冷汗直冒,于是我不敢玩耍,不敢看电视,拼了命地温书,生怕再也上不了学,于是小学毕业我以门门全优的成绩成了当时几所中学争夺的对象。当时我想妈妈总可以满意了吧,我总算让她脸上有光了吧。就在我满心欢喜即将收获一个美丽的暑假的时候,妈妈却把幼小的我拉到地里干农活,平板车的绳条将我的肩膀拉出了一道道的口子,我站在田埂上大哭,地里忙活的其他阿姨都过来跟我妈说“孩子太小,别太难为她。”那是第一次妈妈摸着我的头说“以后的生活中比这要苦的多了去了,记住,再苦再累也不要轻易地流眼泪,眼泪是这个世界上最没有用的东西,它只会向别人证明你的软弱而已,记住了吗?”只是当时我还太小,身体的疼痛占据了我所有的思维,她话里的心酸我不懂。

父亲每天都很忙。农忙时,他加紧地把农活做松;农闲时,他就到叔叔包的工地上去做工。一年四季都是在地里和工地上忙活。因此,他很少关心我们俩姐妹的学习。初三最后一学期,妹妹怎么说,怎么劝,都不去报名。

我的父亲,称职的父亲 – 韩历文学网。本人家里发生过一件事特别让我触动和心寒。

       
我的中学没有能和我大部分的同学一起去小镇上当时首屈一指的私立中学,当时我们小镇还没有奖学金政策,几千块钱的高额学费,让当时没有紧靠地里刨出钱来的我们家捉襟见肘。临开学的那几天,别的同学都已经先后去补课了,只有我不知道来路和去路,那时我内心深处埋下了一颗很深切的叫做悲哀的种子。那段日子,妈妈和爸爸经常关在房间里面吵架,尽管我刻意不去听,但是各种刻毒的,污秽的字眼还是蹦到我的耳朵里,然后就是东西碎裂时的震颤。晚上妈妈出去了好久,回来时眼眶微红,她只是说“明天去报名,记住一定要好好读书,出人头地,不然谁都会看不起你。”最终我还是去了镇上哪所收钱很少,但是升学率奇低的中学,准备上学那晚妈妈跟我说“是金子到哪都会发光的,我的女儿到哪都不会变成杂草,所以我不允许你随便认输。”当时我内心被各种失望情绪笼罩着,只是轻微地点了头便走了。在哪所中学里,总会遇到一些不好的学生,逐渐地我学会了旷课,顶撞老师,成绩一落千丈,有住的很近的同学把这件事告诉了我妈妈,在我周末回家的时候,她狠狠地甩了我一个耳光,然后让我跪下,我跟她说你“你不如就打死我,反正在那所学校也不会有什么出息,这样以后你也就不用怕我给你丢人了”,我妈妈她当时悬在空中的手慢慢放下了,她背过身去,深吸了两口气,对我说“我知道你怪我,但是路再难也要走下去,你现在才遇到这么些小困难,就想着自暴自弃,这才真正让我丢脸。你要是想死就自己死去,我就当从来没生过你,你跟你爸一样没用,我真是瞎了眼。”只是当时的我被各种悲哀的情绪填满,她话里的无奈我还不懂。

她还让父亲把预交的学费拿回来。那时,我读高三,正流连于高考的“题海”中,对妹妹辍学的事,没多想。直至,高考结束后,家里就剩我一个人时,我才明白妹妹已经到外地打工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妹妹知道家里的境况,故意不好好学习,最后被逼退学。父亲也没说什么,找了个空闲的时间去学校把钱领回来了。

就是今年5月份的时候,我那时候在学校刚好有点事想请假回家,其实现在大学生还是比较自由的,所以我和我爸说我想回家一趟然后我爸也没说什么就说好,和我爸说完了我的事的时候以后,我爸告诉我,我伯伯中风了在医院住院,那时候我回家也不顺路去看我伯伯,我爸告诉我说他过两天就可以出院了,到时候就回家你也可以看到,然后我也没多想就算了。

     
 初中后半段我终于发奋苦读,不是被妈妈的话触动,而是想逃离这个让人窒息的地方,而读书就是我目前唯一的途径。终于最终的奋力一搏让我考上了当时全市第二的四星级中学。成绩下来的那一天,我第一次看到妈妈露出了笑容。彼时在妈妈和爸爸几个日夜不眠不休的争吵谈判后,爸爸大获全胜,找担保人做了五万块钱的贷款,开起了一个小饭店,五万块钱对于当时的我们家来说不啻为天文数字,刚开业的时候生意惨淡,妈妈变得比以前更加的暴躁,稍微有一点点不顺心,家里就是一场腥风血雨。往后,由于爸爸手艺突出,家里的经济逐渐好转,债务逐渐清除,小铺面逐渐换成了大铺面,但是妈妈有如暴君一样的脾气和掌控欲却有增无减。自从进去高中后,妈妈对我的要求就更严了,头发必须剪成男孩子一样的寸头,衣着清一色的运动服,这对于当时已经知道爱美的我来说十分难以接受,妈妈就会严厉地跟我说“你上学是为了学习,还是为了选美,要想美以后有的是机会,可是考大学可就这一次机会,要是考不上的话,你以后就跟那些小学毕业的人一样,一切回到原点,也许你还不如人家”,每次回来后必须全身心地温书,小说,电视这些完全与我的生活绝缘,有一次从同学那里借了一本《魂断蓝桥》,害得我像特务一样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但是最终还是被我妈从被子底下翻出来了,结果就是一阵从早到晚的臭骂。我妈妈还立下一个规矩,就是不许我跟任何男生交往,但是16,17岁的少男少女都会稍稍希望得到异性的关注,有一次一个男生写了一封情书给我,不知怎么被我妈知道了,我回到家之后她就开始开始盘查我,然后说我‘’年纪小小,不知道好好学习,就知道做些丢人现眼的事,要是不想考大学,你现在就可以滚了,看谁家好就去谁家过去。‘’当时我爸爸当着她的面狠狠地打了我,她就那样看着我,冷眼旁观。整个高中阶段我除了考大学这一个指标,我的生活中什么都没有,没有朋友,没有乐趣,没有目标,没有方向,我只知道必须要逃离,离她远远的。当时我对她充满着怨恨,我不懂她为何要这么逼着我,我不懂难道她生下我就是让我做她支配的傀儡吗?当时被怨恨蒙蔽了内心的我并不懂,她隐藏在尖刻背后的坚强与希望。

有一次,父亲急着要把地里的玉米全部施完肥。他让我去帮他拔草。那时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我正打算赶去学校上晚自习。走路还要走1个小时。我嘴上没说什么,极不情愿地跟着他到山上拔玉米地里的草,但心里早已生气地对他反抗道:“我不去上课了,以后就帮你干农活算了。再也不去上课了。”拔了一个多小时的草,爸才对我说:“好了,回去吧!”我站起身,悲愤地匆匆跑回家,装好书包,去了学校。到学校时,同学都早已吃完晚饭,准备上课了。

回家后几天我伯伯也回来了,他比我想象中还严重,就是一半身体动不了,另外一半没事,他说话也说不清楚,后面我才知道原来刚住院的时候都差不多像植物人一样,但是事到如今我作为小辈也帮不了什么做不了什么,所以就没事和他聊聊天让他开开心。

     
 高考结束,背负着巨大压力的我,并没有取得理想的成绩,电话里冷冰冰地机械女生报完一系列的数字后,绝望的我哭都哭不出来,我用脚趾头都可以想象的到我妈那张愤怒的脸,以及即将铺天盖地而来的呵骂。可是她什么都没说,只是说“复读吧,总不能真让你去要饭吧,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不要错过了”,也许是太累了,也许是这句话刺痛了我就在这一刻长时间压抑的委屈愤怒突然喷涌而出,我浑身颤抖地说“我到底是不是你女儿?从小到大你肆无忌惮地剥夺我所有的快乐,只是一味地让我读书读书读书,读的好你一句奖励的话没有,读的不好你动辄就骂,高考前夕,我一想到你的脸我就做噩梦,整夜整夜的睡不着,你什么都怪别人,你自己就没有错吗?我告诉你,我讨厌死你了,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妈!”说完这句话身体里的力气好像都被抽空了,我等着她来骂我,她只是张了张嘴,转身离开了。看着她落寞的背影,我才发现原来我妈妈是一个那么娇小的女人,平时的色厉内荏好像与这么个小小的瘦瘦的女人不沾边,我突然想到,这么个小小的她当时是怎么独自一个人带着我和妹妹将大片大片的土地收割,播种,再收割的?我记得那个将一车车的粮食拉回家的明明是个高大的女人,怎么会是如此瘦小?那个小的时候让我倍感安全的怀抱,会是她吗?就是在这一刻,我突然对我的妈妈产生了一种深重的愧疚感,我不知道这种愧疚来自何处,但是它在我以后长久的梦里总是撕扯的我疼痛窒息,喘不过气来。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出于对父亲的报复。自那以后,我的成绩进步很快,最后还考上了大学。拿到录取通知书后,我用三姨的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父亲接的电话。他只回了我一句:“哦!知道了。”好像是在回答别人问他“吃饭了没有”一样。

亲戚让我心寒是我爸和我伯伯他们这些人聊天的时候听到的,因为我伯伯是在广州工作的时候中风的所以也是在广州医院接受治疗。可是我姑姑他在中山,了解广东的人都知道中山上面一些就是广州,家里人想叫我姑姑去看一下我伯伯的可是她说没时间阿很忙啊什么的,然后他们聊天的那一天我刚好看到朋友圈我姑姑和我姑父去三亚玩,这就是忙?他可是你亲弟弟啊。这件事情让我特别特别心寒,平时其实一家人也是挺好的,没有什么吵架啊什么的,为什么这么大的事她还有心情去玩而不是去看一下。

     
 最终我还是选择了复读,除了那可怕的负罪感,还有自己未可知的前途。就在我潜心苦读的这一年,家里同时出了两件事,我爸爸出车祸生死未卜,我妹妹脑膜炎陷入昏迷。当时我冲到医院的时候,就看到我那个瘦小的妈妈在两个病房这来回穿梭,挂号,交钱,不哭不闹,看到了我,她突然凄然地说“你说,是不是他们在怪我对他们太坏了,所以故意惩罚我,留我一个人啊”,那一瞬间我觉得平时雷厉风行的妈妈很像个犯了错的孩子,我突然很想抱抱她。然后她抹了一把脸说“别怕,就算倾家荡产我也会他们带回来,家不会散”,那一刻我似乎懂得了她一直隐藏在倔强暴躁背后的坚强,就像此刻绝望悲凉的境遇一样,这个家好像很多时候都是靠她的坚强度过了一个又一个艰难的日子。只是我以前为什么只能看到她的不好,却看不到这些?在医院的两个月时间里,靠着我妈不眠不休的照顾,我爸爸和妹妹病情好转。期间,我的姨母和舅舅们,轮流过来帮我妈分担,但是我爸爸的亲爸妈,亲兄弟,只有我奶奶短暂地来过一小会,便再也无人问津,平素跟奶奶他们便不亲,这时只是很难以理解他们的冷漠。此时我才听姨母提起这中间十几年的往事,当时我妈生下我之后,我奶奶一看是个女孩,就一口一个‘’赔钱货‘’,自此就对我妈的态度大变,她竟然跟一个人家商量好,要将我偷偷地送人,这事被我妈知道了说什么也不能同意,据说当时把我抱在怀里哭的特别令人难受,我妈说“你们不养,我自己养,女孩男孩都一样,都是我的骨肉”,我奶奶冷笑一声“好啊,想留着是吧,那你就给我滚出这个家,你娘家不是有钱吗,就让你爸养着这个赔钱货,我看这东西长大后能有什么出息”,我妈说“好,我谁也不靠,我自己养,我告诉你,我的女儿长大后肯定会出人头地,肯定比你们家的任何一个男人都强,你就等着吧”。就这样,我妈这个好枪的女人,逼着我爸上进,逼着我苦读,她把这一生的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了,她不靠任何人,自己工作,自己照顾小孩,曾经那个食指不沾阳春水的女生才几年的功夫手脚都变得粗糙,脸上多了几条皱纹,我外公他们总是偷偷地接济她,但是又怕伤了她的自尊心。就这样在我生初中那年,我爸失业,赋闲在家,于是我妈变得更着急了,两人之间就不免要发生战争,我姨说我妈的泼辣都是在日复一日的生活中磨出来的。后来我才知道,我初中临开学的那天晚上,我妈出去像人家借钱去了,先后去了好几家,但是人家都怕她还不起都推脱不愿意,还是本村的二伯看不下去借了钱给她,让娃娃好好读书,当时我妈是一边哭着一边把钱拿回家的,她当时告诉我只有强大了别人才会看的起你,只是当时万念俱灰的我却听不出她话里的酸楚和无奈。我姨那一天,还说了很多我所不知道的往事,包括我没考好那一天,她哭着打电话给她问她我女儿该怎么办?她该怎么办?我一句话都说不出,只是心疼的快要炸掉,我妈妈坚强了一辈子,从没有想过放弃我们任何一个人,她只是想让我变得更强大,不靠任何人,不要被别人看不起,她只是要她的女儿过的好而已,她是为了她自己争口气,但何尝又不是为了我呢。她的方法是让人难以接受,但是为什么我一直只是恨她,怪她,想要离开她,我从来都没有真正懂过她的良苦用心,不知道她这些年竟然默默承受了这么多,我竟然还跟她说了那种混账话,我真的很恨那个自以为是的自己。我姨说,以后你对不起谁都不能对不起你妈妈,她为你们付出的,不是你们可以还的清的。我再也忍不住,捂住脸嚎啕大哭……

大二第一学期,根据大一的成绩,我被评为“三好学生标兵”,并成功申请到了国家励志奖学金。我首先想到的是给家里打电话。电话响了两声之后,父亲接起了电话。我听到是他的声音,喜悦之情一下子都消散了,平静地说:“我评上了三好并拿到奖学金。”他只是淡淡地说:“哦。知道了。”双方沉默了两秒。他说:“你在那里要吃好点。”我回道:“我知道。”他说:“那好吧!就这样了。挂了。”每次打电话,只要是父亲接电话,通话时间绝不会超过2分钟。这次也一样。很多话都咽回肚里了。

这件事不仅是让我特别心寒,我可以感觉到长辈们也是。

     
 现在我考上了大学,读了研究生,一切都按照我妈妈期盼的来,虽然她还是会喜欢独断专行,不顾别人的感受,但是我知道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我好。只是那天的话我在心里像她道歉了千遍万遍,但是到嘴边总是变成一句“知道啦,啰嗦”,我知道她明白我固执背后的忏悔,就像小的时候撒谎总被她一眼看穿一样。只是这么多年,我最想跟她说的是“对不起,现在才懂你。现在懂你,晚不晚?”

这学期,我被评为“三好学生”,但是评贫困生时,没有我。我不能申请奖学金。我拨通了家里的电话,这次也是父亲接的电话。我哽咽地说:“爸,这次的奖学金,我没申请到,怎么办啊?”泪不自觉地流下。

亲戚亲人间最让人寒心的事,莫过于落井下石。

     

爸说:“没申请到就算了。没钱了,给我说,我让三姨给你打过去。钱,我已经放她那儿了。”我含泪道:“可是,爸,我没申请到奖学金。明年你又要交学费了。那么多的钱,我不想你和妈再那么辛苦。”爸说:“没关系啦。我和你妈都还能做的动。你的学费还是挣得起的。别多想了。在学校自己照顾好自己,吃好点。争取明年拿到就行了嘛。”

八十年代,我爸二十来岁,生意失败,欠下一笔外债,就外出躲债去了。留下我妈带着三个孩子在农村生活。

我没再多说什么,只是一味地重复又重复我没申请到奖学金,他和妈又要劳累,并且妈的身体又不好。爸也是一再的安慰我,别再多想。没申请到就算了。那段时间是我和父亲自大学以来通话次数最多,时间最长的一段时间。

我爸有一个哥哥两个弟弟,大家本来是一起生活的。但爸爸走后,叔伯生怕我们成为他们的负担,伯伯做为长兄,做主把家先分了。其实没啥可分,就一些少的可怜田地和爷爷生病欠的药钱。

事情过去了。心情渐渐平稳。我抽了一个估计父亲不在家的时间给妈打了个电话。我问妈,外公的病好了吗?买电视的钱给了吗?妈说,外公的病反反复复,还在住院观察。他们刚卖了条猪,但是买电视的钱还没给。一个星期后,我又打电话回去问妈。妈说,外公的病好多了,已经回家了。

家分好后,他安排大叔叔一家去给姑妈家养猪去,安排小叔叔给人做上门女婿去,他自己带着妻小外出打工去。爷爷生病去世,欠下一笔药钱,分家时大家分摊,结果大家走了,他的那份还留给我妈还。

电视的钱仍还没给。她还给我说:“你爸让我别给你说买电视的钱还欠着,怕你在学校会更节约。”当时,泪就不断的往外涌。我努力压住哽咽声,平静地说:“不会的,我会照顾好自己,吃好的。”其实,正如爸所担心的那样,未申请到奖学金已成事实后,我真的变得更节约。每天都算着,没必要的开支,钱不要超过那个数。

债主是我爸的合伙人兼好友,找我妈要债那可是没手软。家里养的猪可以杀了,就把猪拉走,地里能卖钱的作物收成了,也拉走,到年三十晚上,他还来我家砸门,逼我妈还钱。我妈被逼的在那哭,说不是我们不还钱,是根本没钱,能拿的你也全拿走了,实在没办法。我们那时小,妈妈就是我们的天,看妈妈哭就像天塌了,那种恐惧成了我的童年阴影,从那以后我好怕过年。

此时,我有依稀地记起了去年春节回家,去外公家拜年。父亲抱怨地给外公他们说:“每次她都只给她妈打电话,从不给我打。”她,当然,指的是我。事实也是如此。上大学以后,我都只是挑估计父亲不在家的时间给家里打电话。只有极少数的时候,他碰巧在家,但也只是聊我的钱够不够。

农村邻里之间,一般都有血缘或亲戚关系。那时我们家穷到亲戚敢当街说,有钱我也不会借你,你们已经永无出头之日了。

其实,很多事没做,很多话没说,很多感情没显露,但并不代表他不懂,不关心。只是缺乏表达而已。“知女莫若父。”我现在算是真正感悟到了。希望我醒悟得还不算太晚。

后来我爸和小叔叔一起做生意,叔叔多付了两千本金,看生意不赚钱怕钱没了,追着我爸要钱,说赶紧把钱给他,他不要等,不然谁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反正那时穷到在村里,有人家里没了东西,他们都会先怀疑是不是你偷的。

后来在村里实在过不下去了,我们举家外出打工,经过全家人的努力,在县城开了一家店并买了房。

没买房前,我们家真是一个亲戚也没有。买房后,亲朋好友也都恢复了往来。我妈的原则是有人来,我也好酒好菜招待你,你不来,我更不会上赶着去。

因为爸爸的离去,我一时之间放不下,失眠得历害,检查出有轻度抑郁焦虑症,那天不经间在家族群里和一姐聊了几句,没过多久,我哥哥的两个女儿,我的亲侄女便有了二十几条信息,内容如“人在作、天在看、终于报应了”之内,我看了两条便也心寒悄然退群,过会群里人郜来安慰我,应该内容比我看到的过分吧,我便打电话给哥哥,想叫他制止侄女们闹笑话,殊不知,我哥哥把我通讯拉黑了,我唯一的哥哥,一直爱护的哥哥,我老家在四川农村,一般老人死后都是风光大葬的,今年六月爸爸走了,哥哥是信佛的,他按照自己的方式安排了后事,因为从未有过那样的方式,所以起了一点言语冲突,但最终也是依从了他,事后,我想到爸爸走了,也不想因为那些小事而伤了亲情,慎重的道个歉,兄妹间沟通好了再离开的,没想到一转身便是两个世界,真的好心痛……

本人女,25岁,至今最让我寒心的是我的爷爷和我的爸爸。

虽然他们不爱我,但是很多亲人对我也很好,我也没有记恨他们,但是也不能轻易原谅。

从我出生,我的爷爷就不喜欢我,我作为头胎,因为是个女娃,当时我爷爷就生气了,我生下来爷爷奶奶都没有看一眼。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