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索散落乡下的“非遗”印记

图片 1

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这是一份精神追求,也是一种发展境界。乡村振兴战略是一个关乎农村产业、生态、文化建设的综合课题,它超越了产业发展和经济范畴,涵盖了经济、政治、社会、生态、文化多个领域。

图片 2

2018年1月24日,宁夏固原,2018年首届西北五省区非遗文化旅游博览会现场。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这是一份精神追求,也是一种发展境界。乡村振兴战略是一个关乎农村产业、生态、文化建设的综合课题,它超越了产业发展和经济范畴,涵盖了经济、政治、社会、生态、文化多个领域。

新疆哈密传统刺绣品牌“密绣”绣娘展示刺绣技艺。 资料图片

2017年10月11日,江西省婺源县赋春镇甲路村村民举行抬阁巡街游行活动,庆贺金秋喜获丰收。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随着城镇化快速推进,乡村的“非遗”印记、文化注脚正在减少甚至消亡,如何珍视“非遗”历史传承,延续乡村文化脉络,挖掘乡村振兴的文化元素,成为一个重要而深远的课题。

9月21日至9月25日,由文化部和山东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四届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会将在山东省济南市举办。

农村“非遗”油纸伞制作工艺得到新的传承和发展。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1.乡村文化“活”的灵魂

记者从日前文化部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了解到,此次博览会以“非遗走进现代生活”为主题,主要包括“传承与再创造——非遗精品展”、“中国非遗传承人群研修研习培训计划优秀成果展”、“非遗保护学术成果展”、“传统工艺项目比赛”、“传统工艺制品和非遗衍生品展示交易”、“非遗特色系列活动”六大内容。活动除了展示“非遗”作品的精湛技艺外,还将充分展示“非遗”融入现代生活的已有作品和可能途径。在展览形式上,动静结合,集展陈、比赛、体验为一体,重在宣传“非遗即生活”的理念。

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这是一份精神追求,也是一种发展境界。乡村振兴战略是一个关乎农村产业、生态、文化建设的综合课题,它超越了产业发展和经济范畴,涵盖了经济、政治、社会、生态、文化多个领域。

案例

文化部非物质文化遗产司巡视员马盛德表示,在近年来的工作中,文化部总结了“非遗”保护的三个理念,即在提高中保护的理念、走进现代生活的理念、见人见物见生活的生态保护理念。

随着城镇化快速推进,乡村的“非遗”印记、文化注脚正在减少甚至消亡,如何珍视“非遗”历史传承,延续乡村文化脉络,挖掘乡村振兴的文化元素,成为一个重要而深远的课题。

检索散落乡下的“非遗”印记。“要唱山歌只管来,拿条凳子坐下来;唱到鸡毛沉落水,唱到石头浮起来。”在梅州青青的山梁上,潺潺的溪水边,广阔的田野里,秀丽的梅江河畔,可以听到宛如天籁之音的客家山歌。不仅是梅州客家山歌,广东汉乐、火龙舞、席狮舞、广东汉剧、五华提线木偶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都是客家文化代代传承的生动见证。

为了构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体系,加强文化遗产保护,振兴传统工艺,文化部联合有关部门启动了两项重要工作:一个是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群研修研习培训计划,以传统工艺为重点,委托大学对传承人和普通从业者开展研修培训,提高他们的学习和传承能力。这项工作目前已有57所大学参与,培训学员4700余人。另一个是振兴传统工艺工作。根据国家《十三五规划纲要》,文化部和相关部委正在制定《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在文件起草的同时,文化部还支持企业、高等校院与手工艺人合作,在新疆哈密、贵州黔东南、湖南湘西、青海果洛等地设立传统工艺工作站。

1.乡村文化“活”的灵魂

在我国,以“非遗”为代表的传统工艺门类众多,涵盖衣食住行,遍布各族各地,而乡村,则是一个重要的载体。乡村,不仅是个自然地理概念,也是文化概念。我国有着底蕴深厚的农耕文化,这种农耕文化是“非遗”的土壤,是“非遗”的传统表达。

据介绍,“中国非遗传承人群研修研习培训计划优秀成果展”是此次博览会的一大亮点。届时,参与此项计划的全国57所高校的优秀成果都将得到展示。

案例

“非遗”作为民族文脉的精华,是广大农村社会生活中不可缺失的一部分,其保护与传承在美丽乡村建设中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非遗”,是乡村文化“活”的灵魂,保护和传承非遗文化资源,就是在提升美丽乡村的文化内涵和品质。

“非物质文化遗产有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世代相传、活态传承。研培计划解决的主要是传承人的理念问题,目的是开阔传承人的眼界,帮助他们在以往的基础上创造出一些符合当下生活和年轻人审美的作品。”马盛德说。

“要唱山歌只管来,拿条凳子坐下来;唱到鸡毛沉落水,唱到石头浮起来。”在梅州青青的山梁上,潺潺的溪水边,广阔的田野里,秀丽的梅江河畔,可以听到宛如天籁之音的客家山歌。不仅是梅州客家山歌,广东汉乐、火龙舞、席狮舞、广东汉剧、五华提线木偶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都是客家文化代代传承的生动见证。

民俗学家刘魁立先生对“非遗”的保护传承有个形象的比喻:活鱼须在水中看。如果说把“非遗”比作“活鱼”的话,那么,“水”就是广袤的乡村沃野。文化部门应该充分利用乡村的文化活动让它们回到村民的生活中,只有这样它们才能得到更好的保护和传承,也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让它们得到创新发展。

活动期间,来自民族地区的传统工艺工作站也将带着他们的最新成果亮相,展示传统工艺和设计企业、高校相结合的成效。比如,雅昌文化集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设立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哈密地区传统工艺工作站,建站5个月来,在保持哈密刺绣元素和民族符号基础上,研发出笔记本封面、刺绣耳机等上百种完全可以融入今天生活的新产品。北京木真了时装有限公司设立驻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传统工艺工作站,充分挖掘土家族织锦等民族文化资源,努力打造“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展销基地”。上海大学驻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传统工艺工作站坚持以活态传承方式研究“非遗”课题、发展“非遗”队伍、建设“非遗”社区,让设计师与当地藏族手工艺传承人一起研发了天珠造型的牦牛皮包等文化产品,为振兴传统工艺、推动高端文化旅游发展增添了动力。

在我国,以“非遗”为代表的传统工艺门类众多,涵盖衣食住行,遍布各族各地,而乡村,则是一个重要的载体。乡村,不仅是个自然地理概念,也是文化概念。我国有着底蕴深厚的农耕文化,这种农耕文化是“非遗”的土壤,是“非遗”的传统表达。

民盟北京市朝阳区委员会专职副主委陈巴黎认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每个民族最优秀的传统文化,从地方小吃、服装服饰、手工技艺、体育杂技到传统中医、戏剧戏曲、绘画书法、笔墨纸砚、民间文学,蕴含了自然科技、历史地理、物理化学等综合根脉,尤其是从物品到人品的人与物交融升华,从地域到国家的民族情怀。

“我们的‘非遗’产品本身不差,只是缺一点时尚感,稍稍改变一下设计和包装,进入到我们的生活是没有问题的。本届博览会很重要的一个特点就是使传统工艺和现代生活找到一个结合点,这对将来‘非遗’保护工作水平的提升意义重大。”马盛德说。

“非遗”作为民族文脉的精华,是广大农村社会生活中不可缺失的一部分,其保护与传承在美丽乡村建设中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非遗”,是乡村文化“活”的灵魂,保护和传承非遗文化资源,就是在提升美丽乡村的文化内涵和品质。

在国家非遗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委员马盛德看来,非物质文化遗产不仅是民族的精神家园,是连接民族情感的纽带,而且还是一种文化身份,是一个系统的知识体系。“比如,‘二十四节气’其实是一门非常精确的科学,是中国人的一种时间制度,最终上升为一种国家的历法;比如土家族的织锦、壮族的织锦、侗族的织锦、黎族的织锦,在色彩、图案、样式等方面各有特色;还有民族建筑样式,如傣家的竹楼、藏式建筑、徽派建筑等都成为一种文化标识,让本民族的人一见到这样一种样式、图案和色彩就产生亲切感、认同感。这些文化遗产综合起来,所产生的文化认同感,便成为我们国家和民族文化身份的重要标识。”马盛德说。

网站地图xml地图